Nothing dearer than the greyish song, where the wavering and precise are joined.
在空泛的梦里,确切地梦到灿烂的你。想与你做橡树和木棉,无论地下还是云里,都相依在一起。

0%

这一篇是看过一些关于人文主义、早期自然科学、分析法发展过程的解释之后记下来的所见所想。下笔时,不由感慨自己居于当今时代、工程学学生的身份,视角受限不浅,思维导向也真是难以动摇。因此而展现的种种顽固,也许会博明日之我一笑,不过今日之我的思维既然如此,就值得记录下来,并向读者讨教。

阅读全文 »

这一系列文字,主要是在读巴尔赞所著《从黎明到衰落:西方文化生活五百年》时随意摘抄的片段和自己的胡思乱想。我并不曾下很大功夫去了解历史,所以难免常有断章取义之嫌,不过既然无意作严肃的论述,也就信口开河,望读者海涵。另外,这些随笔的编号纯粹是出于习惯,并不对应原书的顺序。

之所以起名叫做“连接回忆的断层”,是因为主要关注在西方从古典时代到工业时代之间,历史课本中那段黑暗的中世纪。

还记得有这样一段材料:

“在细胞学说创立后的100年间,人们对细胞的研究基本停留在简单观察和形态描述的水平,细胞在生物学家的眼中多多少少还像一团胶状物,里面杂乱地散布着一些含混不清的东西。”
——高中生物教材《分子与细胞》

无知的我回忆中的西方历史,就有如此的无知之幕笼罩在中世纪的那一段上。似乎自希腊的光荣和罗马的宏伟之后,欧洲就变得多多少少像一团胶状物,在说不清多久的中世纪里,杂乱地散布着一些含混不清的东西。而后一些光辉灿烂的名字诞生,欧洲好像点了一个礼花,“砰——”,就有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的繁荣。

我想挽救一下自己的无知,看历史一步步走来的样子,而不是只有模糊的远景和眼前的幕布。我尝试连接的是自己回忆的断层,各位面对我的无知,尽管一笑便是。

阅读全文 »

刚刚起步学习凸优化的过程实在伴随着种种CH3(CH2)6COOH\rm CH_3(CH_2)_6COOH。在笔记之余,也写写自己对一些小问题的证明思路和从教材上受到的启发。这些东西整理成笔记有些麻烦,又不想忘掉,就发在博客上吧。

ps:CH3(CH2)6COOH\rm CH_3(CH_2)_6COOH是啥,各位上过高中的同学自行理解应该没问题。有问题的百度一下:P

阅读全文 »

终于做完了一项工作,在阳光或者月光下长出一口气,想要看看自己感兴趣的消息。微信、头条、知乎、B站,光大众的平台就有好多;想起果壳、领研、站酷、Dribble,又要进收藏夹去清灰了。

只要到楼下邮箱把一摞报纸书刊拿回来,就能靠在椅背上随便翻看的日子毕竟已经过去,今天免不了要到一个个平台上关注、订阅、查看更新。

问题是:看了奥利奥,推荐粤利粤;看了六个核桃,推荐大个核桃。更糟糕的是:平时看了那么多吃的,今天想看看时政要闻,发现首页早就是百货超市,找不到报刊亭了。

简单点,我想要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,不想在App的孤岛间跳来跳去,看只懂得迎合自己的“个性化”推荐。

阅读全文 »

今年1月15日傍晚,孤单留校数日的我匆匆拍下几张腊梅的倩影,也没顾上仔细查看,就返回宿舍收拾行李。那时尚且想着回家见父母,能够好好休息一段日子,读书、折纸、随着性子折腾技术。

然而两个月以来变故巨大,猝不及防地把我困在了家里,只能戴着仓储几年的口罩偶尔上街,穿着冬天的衣服吹着一天天暖起来的风。缺口罩、没衣服、找不到可以出门的理由、不知道还能够去走走的地方,闷头自闭。

楼里封闭得太久太久,外面的春天已大张旗鼓地到来,我却充耳不闻。而且,明天五中的学弟学妹要开学了。回去看看吧。

阅读全文 »

谁的内心没有点狂野!

第一次尝试22.5°CP,感受了一下迥异于蛇腹的分支结构和抓狂ヽ(`Д´)ノ的聚合过程

总体感觉还不错,但是峰谷判断非常的不习惯。

阅读全文 »